图片 2

艾轩油画作品拍卖市场分析

我是从反映藏族风情的绘画中认识艾轩的,后来才得知他是大诗人艾青之子。艾青青年时代原本是在杭州艺专学画的,留学巴黎后,却弃画写诗了。而酷爱绘画的艾轩,在成年后,出现在写实主义绘画新军中,成为极富个性、极有成就的一位油画家。

那天是如此辽远

截至7月30日,今年春拍艾轩作品共上拍11幅作品,其中10幅成交,总成交率91%,总成交额约2721万元。基于艾轩多年来稳定的市场表现,专业人士建议500万内购入西藏女孩系列是保险的投资。

寻找心灵的通道

辽远地展着翅膀

风格类似制约高价

从1974年在成都部队从事绘画创作,到阿坝地区写生算起,32年过去,在艾轩的绘画生涯中,进藏不下30次了。“有时候就是为了感觉一下,体验一下,充一下电,让心灵去放飞。”

即使爱是静止的

郭援朝指出,在写实画派中,艾轩的地位和市场价格都仅次于王沂东,陈逸飞虽然价格高,但是已无新作跟进,只是藏家互相倒画的状态。郭援朝认为他的市场上升率会越来越高。

“藏区什么最吸引你?是神秘感?还是独特的人与自然的关系?”

静止着让记忆流淌

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研究总监马学东认为,由于艾轩作品风格类似,尽管产量不高,但这也是制约高价的重要因素。马学东强调,评判市场常态应该抛开最高和最低价格指数,如此看来,艾轩的价格相对其他写实画派艺术家都是相当稳定的;而且艾轩在一级市场的合作比较少,但仍然保持逐年稳步小幅上升,这说明了艾轩的市场成熟而健康。

“开始,藏区吸引我的是外在的东西,天空是湛蓝的,人的皮肤是黝黑的,配饰又是那么鲜艳,草地到处盛开着鲜花……我第一感觉像是到了异域,完全不同的天地。后来,才真正感觉到,在那里能寻找到很符合我追求的一种精神。大自然激活了我深层的心理诉求,我找到了诉说的空间。”

你背起自己小小的行囊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油画雕塑部负责人马进提到,前两年艾轩的价格呈现攀升的状态,直到现在都非常稳定。另外,艾轩目前无论是学术还是市场都受认可。但是艾轩上世纪90年代初期,对他的知名度、影响力起到重要作用的作品,目前在市面流通并不太多,一旦面市一定会更加贵,甚至打破此前纪录。

“你在西藏看到了怎样的人和自然的关系?”

你走进别人无法企及的远方

预测:西藏“小女孩”最动人

“我更多感受到的不是壮丽和辽阔,而是作为人的孤独和渺小。人在自然面前显得太单薄、脆弱和无奈,地平线特别辽阔,人是那么渺小,被远方严峻的地平线回收和释放。”

你在风口遥望彼岸的紫丁香

马学东说,艾轩一共有三张上千万的作品,并且《第三代人》由于是与何多苓合作创作,并没有参考指标,《山地风》2072万的价格也是集合了拍场种种因素,也不代表画作本身值这个价格,也许是多年后才会得到认可。马学东建议500万以下投资艾轩,具体选择要看作品尺幅而定。当然西藏小女孩题材的作品最能打动人。

“有人称西藏是你灵魂的寄存地?你认同么?”

你在田野拣拾古老的忧伤

唐炬也认为,艾轩的作品现在价格并不算高:“三五百万基本就可以拍到一张艾轩很珍贵的、富有诗意的作品。”马进指出,判断艺术品一定是根据“一画一价”的原则,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可以套用。例如荣宝此前拍卖艾轩50×50cm的小作品也同样卖到了一百多万。艾轩大尺幅作品的高价并不能代表可以把尺寸作为判定作品价格的唯一标准。

“也可以这么说吧,有一种情感的基础,人对世界潜在的感觉,以往似乎没有发掘出来的,在藏区被发掘出来了。有一个孤寂的地方,可以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它,在纷繁中寻找到一份宁静,在西藏我找到了这种感觉。我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混乱和纷争中度过的,父母离异,父亲被打成右派,‘文革’中的非正常生活,我一直想

我知道那是你心的方向

图片 1

逃离……”

拥有这份怀念 这雪地上的炉火

2009年作《圣山》在2010年北京保利秋拍以2072万元的成交价创艾轩个人最高纪录
 

1987年,艾轩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美国,一年后,他选择回国,而回来第一站就是四川阿坝藏区。“我在美国签了两年合同,一年就回来了。那是个毁人的地方。说好听是访问学者,实际上就是为美国的画廊老板打工。他让你画什么就画什么,说怎么画就怎么画,还要快画,多画。我深深体会到商业对一个艺术家的

就会有一次欢畅的流浪

现状:市场低迷价格坚挺

干扰有多大。我像是一个被煤气熏倒的人,往门那儿爬,还有一丝知觉,推开门就清醒了。1988年回到中国,赶紧去藏区,那里的空气真新鲜。回国快18年了,我几乎每年都去,不知为什么,一看到那原野,我鼻子就发酸。在自己的国土上,可以沉下心来创作,不像在美国,到哪里都是浮光掠影。”

于是整整一个雨季

据数据显示,截止到7月30日,艾轩共计上拍416件,总成交额超40974万元,成交比率74.81%。2009年作《圣山》在2010年北京保利秋拍以2072万元的成交价创艾轩个人最高纪录。同样在2010年北京保利秋拍,1984年艾轩与何多苓合作的《第三代人》以2875万高价被王薇购得。

西藏是艾轩灵魂的寄存地。在他找到那里以前,他的灵魂,没有故乡,四处漂泊。但是,一旦找到阿坝,认识阿坝,他的心被藏区强烈地震撼之后,他的灵魂便被俘获。两者融合的结果,就是他那些以藏区为题材的油画作品。

我守着阳光 守着越冬的麦田

在今年春拍市场低迷情况下,艾轩2007年作《荒原的黎明》,同一件作品从2011年春拍的494.5万涨至598万,市场胶着的状态下,涨幅近21%。今年新疆行新作《吐鲁番古城》在北京保利以460万成交。另一幅艾轩当年受怀斯风格影响最深的作品,也是艾轩本人非常看重的1986年作《还是那个秋天》以322万在北京匡时成交。

琼白的眼睛

将那段闪亮的日子 轻轻弹唱

分析:西藏题材略有改变

艾轩告诉我,藏族女孩琼白就是阿坝发现的。上世纪90年代初,有一次去阿坝,他需要寻找模特,就去一个民族学校。下课的时候,孩子们飞快地从教室跑出来,“我一下捕捉到一个女孩,她的眼睛很特别。她就是琼白。尽管她用头巾蒙着嘴而且还低着头,但是她出门的一刹那,她的眼神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我特别想表现这种眼

图片 2安德鲁·怀斯
Andrew Wyeth – Christina‘s World

谈到艺术作品,收藏家唐炬这样阐释:“一幅画不必追求大小,而是要做到小而精。”对于艾轩的作品,唐炬更是持积极的态度:“艾轩的作品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其实也就是有一种很浓的‘怀斯风’。”

神,不仅是纯洁、清澈,还有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期盼和渴望。”

史上最美的乡愁,大概就在怀斯的画里。

写实画派办公室主任郭援朝指出,艾轩的作品主要还是以西藏题材为主。艾轩2005年后的作品至今开始有所改变,画面角色的增加,故事情节的丰富提高了作品的观赏性,从以前一个女孩眼中的忧郁转化为男性角色的美感,郭援朝认为这是艾轩在创作上的一大突破。
 

的确,在艾轩的油画中,让人们感受最深的就是藏族女孩的眼睛,晶莹剔透,清纯、充满了淡淡的忧郁。至今艾轩还珍藏着琼白给他的厚厚一沓信。“琼白当时大概16岁吧,她很内向,比较低调,挺懂事,骨子里心气很高。我们之间建立了友谊,相互通信。我曾多次邀请她到北京来旅游,还为她的今后做过种种设想。不知怎的,却一次次落空。最后,通信中断了。我去阿坝的时候,千方百计地寻找她,才知道她已经结婚。她为了给阿妈治病,为了供妹妹读大学,也为了自己的生计――放牧100多头牛,她变得特别现实。她哥哥带我们到一个小屋――琼白自己的新家,挺荒凉的,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小屋后面严酷的地平线。我再一次感受到人的渺小

这位被誉为美国“怀乡写实主义(nostalgic
realism)”的绘画大师,以写实手法描绘他熟悉的乡土景物,将视觉经验加以想象的组织,画里具有浓厚的乡土色彩,创造出独特的怀乡写实风格。

和命运的多变。”

许多人对他的了解,多是从他最为闻名的画作《克利斯蒂娜的世界》开始的。这幅画描绘了一个患小儿麻痹症而致残的少女。少女在这满目荒凉的土地上,用那双发育不全的瘦削的胳膊支撑着身子。她抬起头,凝视着地平线上她家的木板房。画面显得空泛,荒芜的大地占去了全画的五分之四,从而加强了这种悲剧气氛。一种忧郁感,一种人生的坎坷,一种渺茫的希望和莫名的恐惧令观者去费神思索。

9年了,一切都在变。琼白最大的变化是心理上的,她由于疲惫辛劳而变得漠然和麻木。她成为一个跟自己的祖辈们没有任何差异,只是在等待日出和日落的最普通藏族女性群体的一个。“如果她来北京看看,或许能改变命运,我至今为她感到遗憾。”

在那个世界里,风很凉,阳光很清洁,没有灰尘去过滤它,原野也很辽阔,像古典音乐那样缓缓起伏的山岗和原野徘徊着,十分辽远和寂寥的诗情,静静地,守侯在那里。

多年以来,艾轩的一系列油画中的人物一直处于一个事件、一种情绪的过程中。西藏雪域高原是他永远的做画空间与背景。一个藏族小女孩或是一个青年,站在寂静又纯净的冻土带。那些人物有一种苦难美,让人爱怜和同情。他们在思考什么,又凝望什么?实际上,这表面上的宁静正是他们心理上不平静的一种反映。

常常是一个人的世界,怅然望向远方,微风吹过凌乱的头发,时间就像是流淌的河,一去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