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国画大师谢玉玺画中的老庄思想

 

  在国画大师谢玉玺的画作中,“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是永恒不变的中心意境,因为在他看来,与自然融为一体是万物最为适宜的状态。不管是什么东西,不管它与其他东西的处境是多么不同,或高或低,或热或凉,或干或湿,或净或脏,只要是合于自己的原本真性,它就会生活得很自在,以致达到什么都不感觉,什么全都忘记的程度。庄子把这种情况称为“相忘”,意思是完全适宜、无所感知。

6月23日-8月31日,由中共汕尾市委宣传部主办,汕尾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汕尾市美术家协会承办,由山海艺术馆协办的“许固令艺术作品展”在汕尾山海画廊展出。自开展以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省市各级领导、社会团体组织,艺术家、众书画爱好者等都相继前往观展。此次展览是许固令老师从艺六十年回家乡的第一次展览。

初识章先怀是在十多年前,那时他28岁,却已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不久,他送来了十多张画作请我鉴赏,他的作品个性独特,画幅巨大,艺术风格鲜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庄子在《大宗师》中说:“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慢慢呼气之意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谢玉玺就是“相忘于江湖”的那条鱼,坦荡淡泊,顺其自然。有人曾评价谢玉玺的画作,说到“功力深厚,匠气太重”,对于这些评价,谢玉玺不挂怀于心,只说是不懂他的画,那不是匠气,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积淀,是一种国画的底蕴。

图片 1

章先怀的工笔重彩是对传统工笔画鸟画的继承和创新,其大尺幅的宏大巨制,无论是构图、线条、色彩及艺术家赋予作品的思想内容和所要表达的意境,都体现了艺术家的艺术水准和创作实力,与传统的工笔花鸟相比,已在继承中展示了其独特的创新。近一两年来,章先怀对传统中国画有了更多的探索,在原有的创新基础上他运用不同的笔墨手法和不同的技法呈现出更具个性的创作风格,以独特的艺术语言不断超越自己。

  庄子说,最好的生活是自然而然、无感无知的生活。一旦打破了这种生活环境,哪怕是进入一种看上去很为豪华、很为荣耀的境地,也很可能带来与自己的追求完全相反的结果,因为这种环境的改变与自己的本性、真笥不相适应。所以,谢玉玺对于现在人们看重的所谓的“名和利”一向不以为意,那是与他真笥不相适应的环境,即使拥有了也不会舒服,索性不去追求,这是国画大师谢玉玺这么多年来不谙世事、一心绘画的原因所在。

图片 2

艺术之路之艰辛、其中之付出唯艺术家自知。章先怀是一位勤奋与刻苦的画家,他的作品常常是一个月、半年、甚至是一年画一张,在当代艺术家中,章先怀是一位怀着对艺术的虔诚,默默耕耘、孜孜不倦的追求者。如果没有对艺术执着的坚守,没有全身心的投入,没有对名和利的淡泊,是很难做到的。

  不管是庄子的自然而然、无感无知还是魏晋的崇尚自然、超然物外,在谢玉玺的画中都有所体现,因为这些都已经内化于心,只可观画意会,不可言传身教,这或许就是源于谢玉玺“相忘于江湖”的心境吧。

在此次展览中,总共展出68件作品,作品涉及的题材非常广泛,有摇曳多姿的荷花,有现代风景,也有遒劲有力的书法作品,还有如梦似幻的脸谱画,这些作品绚丽多彩,自由奔放,集中体现了许固令老师的作品风格和艺术大家风范。

“庄周梦蝶”,这是我对章先怀作品的理解。章先怀的作品无论是早期的《悠风索绕含乡情》、《和气苏醒》、《生命与自然》、《和谐自然》,还是近期的《澜》、《网》、《临》、《舍》、《多》、《滴》,都是怀有一种梦幻中的浪漫主义情怀,作者在现实与梦幻之间如同庄周梦蝶,身份在相互转换中其作品似乎要表达一种对现实的认知,但其意境的呈现却是浪漫的梦幻。辛弃疾《兰陵王·已末八月二十日夜》词:“寻思信世,只合化、梦中蝶”。用艺术语言在现实与梦幻之间“寻思人世”,这也许是章先怀内心所要表达的他对人生的哲学思考。

图片 3

图片 4

用艺术语言来表达艺术家对现实、对社会、对人生的哲学思考,我认为,这就是艺术家的本质。

  创新人物画

许固令系海外华人书画家。1943年出生于广东省汕尾市。1980年移居海外,先后定居香港、台北、悉尼等地。喜欢自由游历,曾在20多年内去过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画展20多回,出版个人画集20多册。以中国戏曲人物脸谱画为主题创作,擅脸谱画,亦爱书法,因女儿名“晓白”,故以“白父”为号。

“这是一幅无以伦比的画”。这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在欣赏章先怀作品《正气歌》时给章先怀的题词,这表达了一位外国领导人对章先怀作品的认可和对中国艺术家的尊重。当然,要真正画出无以伦比的画,章先怀在漫长的艺术道路上还必须付出更多,必须不断勘实文化底蕴,不断提升艺术涵养,不断超越自己。在“术”的变革中,达到“艺”的升华,从而进入出“神”入“化”艺术创作之“自由王国”的最高境界。

  中国古典工笔人物画,以其永恒的艺术魅力穿越历史的时空,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然而“笔墨当随时代”,作为当代艺术家,就要用新时代的艺术感受建构这一古老绘画形式的新形态,使中国工笔人物画以全新的语言样式绽放异彩。

其作品先后为香港港督府、德国法兰克福艺术馆、日本大阪博物馆、美国圣约翰大学美术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等收藏。现为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香港特聘馆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画院名誉画师。

章先怀是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画家,来日方长。我们期待他有更多、更具独特意境的作品呈现。

  中国传统的工笔人物之“法”,包含着前人对客观自然的哲学理念,沉淀着中华民族的集体审美智慧。如何既遵循古法又不被古法束缚,切实在继承中实现对传统的超越?只有改变固有的思维方式、更新观念、增加修养,才能创作出富有鲜明个性的杰出作品。当前置身于工笔人物画探索的人越来越多,全新的语言样式在中国画坛百花齐放,但也有部分艺术作品,不是学习古人的艺术修养、精神情感以及艺术追求和艺术手法,而是一味的模仿、抄袭、重复和雷同,与生物界的“克隆”一样,照葫芦画瓢,生搬硬套,这种现象从根本上扭曲了中国工笔人物画传承的宗旨。因为缺乏充足的精神张力和必要的文化准备,缺乏自身心胸的诗意扩张和灵魂归宿的哲学追寻,因此无法聚集起真正相关的因素,完成新形式,达到可称为创造的高度,从而制约了艺术的创新与发展。如何突破“千人画”的弊端,创作出鲜明独特的作品,成为真正的创新之作。谢玉玺的工笔人物画造型上以变型、怪诞而形成独特的画风,人物诙谐的丰富表情和拙朴的身体语言跃然纸上。

如梦似幻的脸谱画

 

  谢玉玺四尺竖幅人物画作品《醇风通灵》

出生在民间艺术之乡的许固令,从小耳濡目染,对戏剧情有独钟,尝试将戏剧融入自己的画作,是许固令选择的一条独特的个人艺术之路,上世纪70年代初,他开始脸谱画的创作。1972年,他参加广东省美术展,参展作品中就包括了他的第一件脸谱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