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新媒体艺术展密集呈现 科技与艺术共生

黄莺是近年来活跃于当代艺术界的多媒体艺术家,作品涉足新媒体、影像、装置、摄影、绘画、雕塑等多种当代艺术媒介,她用新的语言和编码揭示了当代社会人与整体环境的全新关系,主观编织出一种“虚拟的现实镜像”。通过对互联网时代沟通模式的反思,和对数字技术的运用,她试图将虚拟形态转换为一种可以触摸和感知的实体,延伸到现实空间之中,实现一种虚拟和现实深度融合的混合空间,在自我与环境、真实与虚构、时间与空间的多重关系中发现新的可能性,营造出介乎现实与梦境之间的沉浸式体验。

图片 1

从90年代末摄影到沉浸式电子游戏,这个夏末不寂寞。

图片 2

侧重利用现代科技和新媒体形式表现作品主题的艺术作品被称作新媒体艺术,随着科技与媒介的不断进步,新媒体艺术越来越广泛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艺术家黄莺

4月29日,“身体·媒体II”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作为2007年“身体·媒体”展览的延续,“身体·媒体II”
在技术发生了彻变的新时代语境下再次讨论了新媒体与身体的密切联系。紧接着,5月8日,2017年“法国文化之春”开篇作“透明的声音”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这个以声音为主题的展览集合了来自全球26位艺术家的45件作品,这些作品运用音乐雕塑、装置、电子声响、表演、录像、录音、编程等各种新媒体方式将新科技与艺术融合,在展览中让观众体验到“感觉的共鸣”。5月及7月,日本著名新媒体艺术团体teamLab还将携大型展览相继登陆北京和深圳。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五周年》:

沉浸式新媒体艺术带你走进内心深处

新媒体艺术大展密集来袭,似乎预示着一个新媒体艺术之春的到来。

以「洞见」致敬1990年代末的摄影艺术家

黄莺安安静静画了十年油画,她原本可以原地打转,一成不变,参展、收藏、上拍……一切走的稳稳妥妥。可内心那个叫“追问”的基因,一直躁动不安,疯狂呐喊,于是乎她放弃惶恐,勇往直前。一场场关于新媒体、关于装置、关于影像、关于摄影、关于雕塑的多媒介艺术之旅随即开启。

“沉浸式”艺术盛宴

€€ HU JIEMING, Postcards Old Summer Palace, 2002. Courtesy of ShanghART
Gallery

《十三场梦境》是黄莺近期完成的一件沉浸式新媒体艺术作品,绚烂的光影将展厅全部包围,透明的全息膜使得900平米的展厅变得尤为通透,一内一外的影像交织叠宕,如梦亦如幻,走进这场“梦境”,你也许略有恍惚,它像极了你变换多端的内心,此处有你喜爱的神迷心醉,也有你纠结的跌宕起伏,艺术与计算机就此天衣无缝的生长合作。

从今年3月龙美术馆(西岸馆)带来詹姆斯·特瑞尔大型回顾展开始,2017年就注定将是新媒体艺术大放光彩的一年。詹姆斯·特瑞尔用光与空间营造的沉浸式观展体验吸引了大量观众,这种区别于架上绘画的多方位观看体验是新媒体艺术受到欢迎的一大原因。

€€ MIAO YING, Contant Aware, 2016. Courtesy of MadeIn Gallery

图片 3《十三场梦境》沉浸式新媒体艺术体验空间图片 4《十三场梦境》沉浸式新媒体艺术体验空间

上海油雕院美术馆副馆长傅军近日撰文称:“科技让艺术作品不再依凭单一的感官去感知,而是充分调动观者的视、听、触、嗅等多种感官功能进入到作品的世界,达到全身心的融入、沉浸和情感交流。”

上海艺术博览会已正式迈入了第五年,2018年的“影像上海”汇集了50家国际国内领先的画廊,其中包括连续参加历届的香格纳画廊
以及顶级日本画廊 art space AM
等丰富阵容。“影像上海”在融合了学术性与互动性的特展板块与公众项目中全方位地呈现摄影艺术及相关的雕塑、装置、录像和移动影像作品。更值得一提的是,首先公布的「洞见」特展板块从记录上海摄影展览历史的文献中挖掘线索,以1999年时未能公开却是上海最早探索当代摄影展览之一的《物是人非》为起始,体现艺术家对我们关于静止以外“摄影何为”理解的挑战和拓展。当年参展的耿建翌、杨福东、胡介鸣、徐震等艺术家将与新一代艺术家范西、陈哲、苗颖等一同带来以图像输出方式为媒介的多元艺术创作

情感是未来与艺术的终极链接

“透明的声音”参展作品“72击”就是一个沉浸式的声光作品。“72击”由六支大型钢架构成,每个钢架由12支40厘米长的LED发光模块以及4个打击乐声音元素组成。当装置启动,动态的光线和声响会带来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无独有偶,“身体·媒体II”呈现的“3D水阵”也在视觉和听觉上给观众以震撼。3D水阵由一个每边各30道水柱的正方体网格构成,包含900个电脑控制的电磁阀,形成由水滴代替像素的液态影像。虽然它的分辨率只能达到30×30像素(即30×30个水滴),
但地心引力赋予了它逼真的三维效果。在快速闪动的光线和有节奏的水声中,“ST/LL”、“巫师的学徒”、“身体”三件作品轮番上演。

展期:2018年9月22日-2018年9月23日

作为观者,当我们沉醉在新媒体艺术强大的视觉冲击力、极佳的互动体验、强烈的临场感时,殊不知,这背后也曾乌云繁密。由于新媒体艺术不像绘画、雕塑那么具体,很多人认为它没有情感,只是科技的产物,起初,在艺术圈它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招人待见。可黄莺不这么认为,她内心笃定,数字技术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表达方式,新媒体艺术总有一天会天广地阔。作为艺术家,她能做的便是不断围绕情感展开系列创作,在她心里,无论事物如何变化,无论用何种艺术形式沟通交流,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一切艺术创作的根基与源头。人心有温度,作品才会有热度。纵使孤独前行的路上惆怅、忧虑,但跨越过去定是风和日丽。艺术家需要独特不凡,活好自己,活出自己,自然会有志同道合的人寻你的作品,追你的足迹。

作品“ZEE”带来的是更为沉浸的全身心体验。观众将直接接触人造的浓密烟雾和闪光灯制造的强烈频闪。进入一个充满浓雾的空间后,频闪脉冲灯光柔软而均匀地穿透重重雾气,在不停变化中创造出各式运动结构,观众可以在其中自由穿梭。灵活悬挂的绳子划定了观众漫步的区域,同时也为他们的进出提供指引。

地址:上海展览中心,延安中路1000号,近铜仁路

图片 5《幻想速度》今日美术馆·未来馆

“沉浸式展览之所以受人欢迎,首先在于它让参观变成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在增强观者的临场感的同时,又获得了多感官的沉浸式审美享受。”傅军总结道。

€€ JULIE BLACKMON, Airstream, 2011. Courtesy of CIPA Gallery

沉迷于虚拟与现实之间的灰色地带

不可或缺的存在

€€ CHEN XIAOYUN, What We Call as Real Is Actually Amateurish, 2013.
Courtest of ShanghART Gallery

这些年,令黄莺不断思考、不断深究的一件事儿就是探寻在真实空间将虚拟世界不断具体化,她试图在作品中将虚拟形态转换为一种可以触摸和感知的实体,延伸到现实环境之中,营造一种虚拟与真实的空间错位。从《仙镜》到《你是如此温柔》,从《无象》到《十三场梦境》,黄莺一次次用作品将虚拟具象而生。而虚拟与现实之间的那个灰色地带,正是黄莺自救、自省、自律的黄金夹层,这里没有谎言,也没有堕落,这个地带如炼狱般,它不像人间的人那么傻乎乎,也没有地狱的人那么苦哈哈,它清醒的处在这两者之间,希望在精神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碰撞中找到某种本质的东西。

“透明的声音”策展人詹姆斯·吉鲁东认为:“新媒体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每个人都面对无处不在的新技术,这是现实。”因此在这个时代,新媒体艺术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


图片 6旅行途中的黄莺

在“透明的声音”展览上,可以轻易地捕捉到现代社会元素。声音互动装置“电磁音景”将通电的铝制框架悬吊在空中,观众手持特制仪器走近装置,就能听见线圈将本应听不见的流窜电磁波转换而成的声音。装置“椭圆”用十六支三脚架上的麦克风构成在空间中倾斜的圆形变体,连接上电脑声卡的麦克风失去接收器功能,而被“逆向”用作扬声器,原本的录音设备成为音箱,完成了社会固有角色的倒置。

《在集结Assembling》:

旅行是创作的重要源泉

在这样的语境下,新媒体艺术成为了反映现实、记录时代的手段,而技术则成为艺术方式的补充。

激活城市新体验

置换一个空间,看一段别样的风景,旅行,是黄莺短期置空自己的一个极为有效的方法,她曾经站在欧洲大陆最西端,葡萄牙的罗卡角看着茫茫的大西洋,想象当年恩里克王子探寻未知世界的野心与梦想;也曾到伦敦近距离接触英伦艺术大咖达米安·赫斯特、安东尼·葛姆雷、翠西·艾敏,感受真实与想象的距离;走走逛逛,拍拍看看,南非克鲁格野生动物保护区、东京的根津美术馆、壮美的伊瓜苏瀑布、圣保罗现代美术馆……她都一一驻足,时时记录。记录风景更记录自己内心的情感变化,于黄莺而言,人生像是旅程,而她的作品恰是旅程中最美的时间印记。

“新媒体拓展了我们的视野,大家可以用它创造出新的艺术品,它只是实现艺术创作想法的工具,是对创作的延伸。并且新媒体是不会抹去传统的,传统而具象的艺术品会与之共存,并相互补充。”詹姆斯·吉鲁东表示。

作为沈阳 chi K11
艺术空间的开幕展览,《在集结》通过近70件不同形式的艺术创作系统地呈现了三十余年间中国东北当代艺术的面貌,旨在颠覆外界对东北艺术的固有印象。展览分为五个部分,用倒叙的方式回溯80年代的实验精神,并携手31位国内外知名当代艺术家与6个当代艺术实验小组的油画、影像、装置、摄影与声音艺术作品共同展开历史与当下的对话。“此次展览只是一个新的开端,同时也是一次必要的表态。未来,我们期待诸如此类的临时集结和在地实验成为一种常态。”策展人鲁明军说道。《在集结》以艺术为媒介,激发人们对于自身的思考与审美的升级,同时呈现了沈阳更具生命力与多元化的城市愿景。

图片 7《无象》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图片 8《数字之心》未来的异想·今日未来馆@武汉站

艺术先于技术

展期:2018年5月27日-2018年8月25日

绘画、影像、装置、新媒体恰如其分的与数字科技、互联网、人工智能相遇,艺术想象中的样子便在黄莺的作品里绽放。她的作品里有你度过的春夏秋冬,更有你体验过的喜怒哀乐。体验感是黄莺想要带给你的礼物,期待你记住她,新媒体艺术家–黄莺。

在新媒体艺术风行之际,关于艺术与技术之间关系的讨论从未停止过。

地址:沈阳 chi K11艺术空间,沈阳 K11购物艺术中心4层

一方面,技术赋予了新媒体艺术存在的可能,正如詹姆斯·吉鲁东所说:“很久以前,艺术家们就有许多富有想象力的思考,但受限于环境而无法呈现,直到新媒体的出现。”


另一方面,技术的快速淘汰也波及到艺术作品的质量。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兼“身体·媒体II”联合策展人龚彦在谈起十年来新媒体艺术变迁时,曾表示:“艺术家很多有意思的想法在新媒体艺术热浪中都太快地成为了消费品和商家的娱乐产品,这让我一度感到失望。”

《临时秩序》群展:

“身体·媒体II”联合策展人理查德·卡斯特里则认为只有差的艺术家才会追随科技发展,艺术家的想象力“可能比科技的发展更早一步”。

一栋神秘主人的私宅

在“身体·媒体II”展览现场,就有两件作品印证了他的看法。1859年,艺术家弗兰索瓦·威廉姆开始借助当时最热门的技术之一——摄影,创作照相雕塑,即在三维空间中通过环绕对象拍照,并将这些照片同时投影出来制作雕塑,实现对人、动物和物体的复制。理查德·卡斯特里认为,弗兰索瓦·威廉姆是今天已经大肆流行的3D扫描与打印技术的先驱。埃马纽埃尔·卡利耶创作于1993年的“死亡时间”则用50台相机同时拍摄朝自己泼水的一个年轻人,那一瞬间被定格,观众可以在一个三维立体的空间中穿梭着观察,这一艺术形式在几年后被《黑客帝国》导演借鉴并运用到电影中。

四方当代美术馆创始人兼馆长陆寻先生近期收藏的50余件涵盖绘画、纸本、雕塑、装置和影像等各种媒介的作品正“临时性”地呈现在有着充足自然光线的展厅中。“临时秩序”群展的英文标题取自瑞典艺术家塔里克€€金斯旺森的同名作品“…
of …, at…h, at…,
in….”。在展厅的四个空间里€€€€分别是“客厅”、“搭建”、“神龛”和“阳台”€€€€艺术家们个人化的创作被重新解读,观者步入这栋“神秘主人的私宅”的同时也是进入了作品本身。观展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非裔美国艺术家和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有着可观的数量,除此之外,更有驻地艺术家奶粉zhou
会在美术馆首次开放的应急通道中进行即兴创作。

或许就如理查德·卡斯特里所说,新技术很容易变得过时,艺术家应当超越技术的桎梏。

展期:2018年7月24日-2018年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