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从许钦松山水画中的几个“度”,观其艺术创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崇山如叠(中国画)许钦松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他一开始就试图寻找和建立一种壮阔的抒情方式,以求在山水中有时代的痕迹,有时代的表现,有时代的精神。”艺术评论家杨小彦如此描述许钦松的山水绘画。

  主要作品有:《潮的失落》、《心花》、《个个都是铁肩膀》、《诱惑》、《天音》、《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甘雨过山》等。曾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
’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一等奖以及广东美协50年50件经典作品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广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原中国版画家协会、美国驻华大使馆、澳大利亚佩斯艺术博物馆、日本国际版画艺术博物馆、泰国国王钦赐淡浮院、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许钦松版画集》、《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当代名家精品—许钦松》、《象外之象—许钦松山水画集》、《时代意象—许钦松艺术研究》、《年度大家—许钦松》、《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名家—许钦松》、《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许钦松》、《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许钦松山水画集》等。

  主要作品有:《潮的失落》、《心花》、《个个都是铁肩膀》、《诱惑》、《天音》、《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甘雨过山》等。曾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
’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一等奖以及广东美协50年50件经典作品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广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原中国版画家协会、美国驻华大使馆、澳大利亚佩斯艺术博物馆、日本国际版画艺术博物馆、泰国国王钦赐淡浮院、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许钦松版画集》、《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当代名家精品—许钦松》、《象外之象—许钦松山水画集》、《时代意象—许钦松艺术研究》、《年度大家—许钦松》、《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名家—许钦松》、《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许钦松》、《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许钦松山水画集》等。

许钦松,1952年出生,广东澄海人,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许钦松从版画转为小幅的水墨写生,所画水墨写生,取景自然,从小幅具体对象写生切入,达到得心应手后,逐渐扩大构图,加入国画章法开合变化之因素,遂成巨构,近年大幅山水多为大景,构图复杂,场面宏阔,气势博大。

图片 4

图片 5

许钦松的山水画,早期画岭东与岭南的风光为多,清新明丽,绵密敏感。近十年间的作品,无论巨幅还是中等尺寸的方幅,都画高山大川,山奔云涌,群山万壑,树木葱翠,光影闪动。画中的山水与树木,有南方的清丽秀润,也有北方的雄伟壮丽,更有大西北的浑厚苍茫,但是没有舟桥寺塔,没有茅屋板桥,没有鸡豚牛羊,没有公路电线,更没有高楼广厦,总之渺无人烟。可以看出,他追求的山水境界,在于洪荒未辟,庄穆苍茫,是宇宙自然的原生态,是没有破坏、没有开发的大朴不琢之美。中央美术学院薛永年教授评论道:“他不仅重视中国山水画精神性的优良传统,又能够在中西的互补和画种的跨界中,开阔视野,丰富想象,拓展技法,因而能把版画的块面、黑白构成和西画的色彩、光影、透视等造型手法与中囯笔墨语言融合起来,在山水画的出新上别开新径。”

面对许钦松的画作,观者犹如凌虚驾空,以御风而行的角度俯察崇山峻岭。无论是《山河正气》之肃穆,《残阳如血》之壮丽,《岭云带雨》之俊逸,《壁立千古》之坚韧,都让人心向往之,由衷赞叹大自然的钟灵毓秀、祖国的锦绣河山。他笔下的山水不是用来玩赏游览的,而是旨在通过自然与人文的融合统一,超越有限的生命,寄托精神于山川江河。

正如许钦松自己所说:“在我的山水体系中,自然绝不是古人笔下‘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之山水,而是至高无上的,是不可惊扰的,是人力所不可企及的精神圣地!”

图片 6

如果以1970年代末到桂林漓江作国画写生算起,许钦松浸淫山水画已经30多年。也许是他的为人低调,不事张扬,只是近10年来,许钦松的山水画才声名鹊起,引起广泛关注,完成了从版画家向山水画家的华丽转身。

  我观许钦松山水画,多为大幅巨制,喜用斗笔,多层渲染,气势雄强。范迪安先生称其作品由笔墨意境向空间意境转化,是对岭南绘画传统的继承和超越,诚哉斯言。许钦松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曾受业于黄新波、蔡迪支、杨之光诸位岭南绘画大家。1990年代,他的版画多次获全国性美展奖项,此后他却毅然转向山水画的探索,其中缘由,尚待达人细究。

图片 7

  就许钦松1990年代早期的水墨画来说,以反映广东地域文化特征为主,多有近景特写,与版画构图讲究小中见大,整体概括有关。作品中运用的色彩较多,还是受水印版画的影响,处理的是干与湿、硬与柔、明与暗、直与曲的形式对比。版画的特点在“硬边”,许钦松早期山水形象的边缘黑白如刻,明暗对比强烈,使画面具有了某些平面化的特点。当然,与版画相比,画中的线条与色彩的运用,更加自由,形式组织也疏密兼顾,具有多变中的统一。可以将这一时期视为许钦松水墨画探索的潜伏期。其实,李可染有一个时期的山水画,因为追求黑白和明暗的对比,有意忽略细小的笔墨趣味变化,专注于大块黑白的层次,也有一些版画的意味,在他的晚年,注意到这一类山水风格有些“板结”,强化了笔墨的变化和用笔的遒劲。

  至2000年跨世纪之交,许钦松的水墨画可以说画风为之一变,转向了与岭南画风完全不同的西部山水,如同我们在北方山水画家笔下常见的祁连山脉的西部景象。记得多年以前,我到宁夏银川,看到作家张承志旗下公司的影视拍摄基地西部电影城,粗犷的土城墙上,赫然有一条大标语——“我们出售荒凉”。我初见许钦松2000年前后的一批画作,就想到了这句话,不禁心生诧异,一位生活在风和日丽的岭南的画家,为何画出如此强悍的山水?我愿赠给画家一款上联——“刀笔如椽开大荒”。观许钦松的这批山水画,感到画家以笔拟刀,天工开物,具有一种创世纪的气魄。画家笔下那斧凿式的笔触,虽然有些生硬,但是强化了作品中的丘壑与肌理感,与我们常见的岭南绘画或是印象中的岭南画风很是不同,由此,许钦松的山水画在关山月、黎雄才之后,丰富了广东山水画的内涵,使广东山水画有了雄强厚重的大山水之一格。

图片 8

  说到“大山水”,我认为许钦松的山水画具有以下特点,即“大山大水、全景山水、运动山水、俯瞰山水”。说到大山大水,是指许钦松的作品适应了现代建筑的高大空间,无论是在人民大会堂,还是在大型美术馆,他的作品都能“远观其势,近观其质”,可以远观,亦可以细品,从而使他的作品可观、可游,可品。例如《大地风骨》(2010)就有230cm高,650cm宽。《云壑烟林》(2008)是215cm高,618cm宽。而在人民大会堂陈列的《南粤春晓》(2010)则是250cm高,500cm宽。以上皆可称为鸿篇巨制,与关山月、傅抱石当年在人民大会堂所绘巨幅中国画《江山如此多娇》一脉相承,既是新中国山水画适应现代展示空间与观看方式,“与时俱进”的变革之作,也是对古代中国画在庙堂之间以壁画方式存在的传统形式的合理继承。

  “全景山水”则是指许钦松的作品具有辽阔纵深的大视野,以早期作品《清香》(1989)为例,近景树影扶疏,远景大山巍峨,就有北宋范宽的全景山水意味。事实上,北宋山水的这种全景式表达,是宋人的山水观、自然观的体现,与南宋马远、夏珪的局部山水相比,格局与气度都更为宏大,反映出国家经济文化实力雄厚所给予画家的从容厚重。而“运动山水”、“俯瞰山水”则表达了现代人的视觉经验,许钦松的许多山水画,可以当作宽银幕电影来看,具有高远的视点,一如毛泽东诗词中所言,“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这是现代人经常乘坐飞机的空间感受,也是现代人的空间与速度感受。事实上,许钦松的一些山水画作品如2001年所作的《清光》一画,用渴笔快速扫过画面,就具有现代人在车中观看外景的速度感。

图片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