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靳尚谊等谈摄影教育:不要专门的学业模糊,要重申艺术规律

原标题:靳尚谊:当代中国油画如何走出困境

“师坛锦瑟——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即将在上海中华艺术宫落下帷幕,其中的“中国美术教育大家谈”邀请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邵大箴、陈家泠先生等共同探讨当下的美术教育。“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在此期间专访了84岁的知名画家、艺术教育家靳尚谊先生,作为新中国美术教育的奠基、践行者,中央美院老院长,他对当下的艺术教育和学生提出建言,他尤其认为,“学艺术是很残酷的,当代艺术、观念艺术是另外一个品种,跟油画没什么关系。现在有一些人就把这个作为油画发展的方向,为了创新,于是搞装置。当代的观念艺术对学生影响很大,但是创新和个性的概念是有差别,但差别是平等的,不同风格也是平等的,我们要研究的是作品的好坏问题,而不是差别问题。艺术家应该老老实实做做学问,不要急于求成。”

杨佳怡 整理

靳尚谊

澎湃新闻:随着时代的变化,艺术院校的教育形式也有改变,当代艺术也对学院教育产生很大的影响,那您觉得这种变化折射出怎么样的社会现象?您对现在学院中观念艺术的发展怎么看??

“师坛锦瑟——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这些天正在中华艺术宫展出。

编者按:“视野与使命——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青年教师扶植计划创作研究展”将于今年4月、5月分别在北京、上海两地举办。作为该基金会的一个专门项目,这一扶持计划从2013年起,连续三年依次从全国各美术院校、综合性院校以及师范院校中共选拔9名青年教师,以资助他们出国考察、撰写论文、回国创作,并以举办作品展的形式向社会做出汇报。在青年艺术家平台较多的当下,这样以高校青年教师为重点予以扶持的形式十分引人注目。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艺术家靳尚谊,请他以近70年的美术从业经验,谈谈对青年艺术家的期望和中国油画当下发展路径的建议。

靳尚谊:艺术教育已经随着改革开放发生了很大变化。我所经历的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的这一段时间,正面临中国艺术教育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化,在教学结构、教学内容上都有变化。每个学生想表达的东西放开了,可以根据他个人的认识来选择表达的内容并形成他自己的风格。

在开幕式之后的主论坛上,中国美术教育名家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邵大箴、陈家泠先生共同进行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中国美术教育大家谈”的对话与演讲。

扶持青年教师就是着眼艺术的未来

图片 11953年,中央美院三周年校庆

靳尚谊认为,专业特点模糊是当下艺术教育的问题。而全山石则认为,美术教育不能背离艺术规律:“我们现在从事的美术创作往往背离了艺术规律,在做绘画做不到的事。在油画领域,很多学生都在死抠,有的甚至想把毛孔也画出来,头发一根一根画出来,这就是一种不清楚艺术规律的做法。”

美术文化周刊: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以三年为期,持续扶助高校青年画家的初衷是什么?有何独特之处?

1950年代中后期中央美院成立了画室,有一、二、三画室,一画室是留学比利时的吴作人领衔,二画室是留苏的罗工柳领衔,三画室是具有民族风格的董希文画室。这些画室风格不同,但都很好。那时候学生选画室完全自愿。最后一画室没人选了,选得最多的是二画室,就是苏派的。因为那个画室有印象派的色彩,画外光、能画多人物的主题创作。当时正需要历史画,而中国早年又不善画多人物的创作。第一代留法的人没有解决很多问题,第一代去学的时候,不可能把西方的全部油画技巧学到手。后来1950年代有人留学苏联,还有了马训班,把油画的三门课,素描、油画写生、创作完整地学到了。但是才刚刚起步,好的作品也还比较粗糙。

图片 2

靳尚谊:资助青年艺术家一直是靳尚谊艺术基金会的宗旨。青年教师是未来教学的主力,高校青年教师水平的提高对于中国艺术教育的整体发展至关重要。因为只有他们的水准提高,才能培养和影响更多的优秀学生。此计划扶持的主要是从事油画创作的青年艺术家。油画是源自西方的艺术品种,我们希望资助他们去国外考察,每个人带上自己的课题,回到油画传统的原生地、回到欧洲油画的历史情境中,思考油画的本体语言,重新认知中国油画,并找到各自在当代油画领域的发展路径。

图片 31957年油训班(马训班)的同学和老师

左起:刘健、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邵大箴、陈家泠

因此,除了每个人资助8万元人民币外,我们还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比如考察前,每人制定详细计划,考察过程要有针对性,3个月后回国不仅要撰写论文,还要落实到自己的创作上予以检验。一方面,这9人都是经过各校推荐和艺委会考察选拔的,另一方面,在创作期间,我们艺委会的专家还专程去他们的工作室交流指导,以此保证计划执行到位和作品最终的质量。事实表明,他们都比较用功,尤其是深入的实地考察为我们国内的研究尤其是油画研究提供了很好的一手材料。接下来,就是要办一个展览,请大家看看实际的效果。

我本科的时候跟留法的学生学习,后来苏联专家来后,在素描教学中提出了结构的问题,素描中的结构问题对于当时的学生都是新的问题,我在油训班毕业后在教学之余用了五年时间才得以解决。

靳尚谊:专业特点模糊是当下艺术教育的问题

美术文化周刊:这9个年轻教师分别来自不同性质的高校,其专业上的定位应该是不一样的,不担心这样的差别可能影响到展出效果吗?

改革开放以后,在文艺界由于政策的宽松,美术发展进程很快,在绘画和雕塑领域写实艺术的传统还没有完全掌握,就跳过了现代主义,向后现代转化进入了当代,21世纪初在中国兴起的当代艺术,我认为应该叫观念艺术,对中国影响很大,发展很快。近五年,它在学校里的影响最大,因此就出现了所有专业都搞装置的现象,专业之间的界限模糊了。

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末,我在中央美院做院长,也涉及到教学管理问题。这个时期是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换的时期,整个学校的结构、教学思想、要求在逐渐发生变化,和我上学时期的1950-1960年代不一样,因为社会发展了,经济发展了,艺术教育业面临着新的问题。

靳尚谊:我们每年选择3位教师,第一年来自专业美院,第二年来自综合艺术院校,第三年来自师范院校。其中,专业美院培养艺术家(含教师),师范学院主要是培养中小学老师,综合院校介于二者之间。应该说,他们在专业水平上还是有差别,专业院校要强,师范学院要弱。但是我们基金会一开始做这个项目时就考虑全面,尤其关注师范院校并努力提高他们的水平。事实上,我们也发现,虽然专业美院、综合院校、师范学院青年教师的创作水平不一样,但是总体上差别不大。这说明,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院校的情况与上世纪50年代已经大不一样了。特别是信息发达、交流频繁,对于经典油画的研习比过去要多得多。这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体现,是大好事。

图片 41990年代,靳尚谊在北京68号画室

图片 5

对青年艺术家的两点期望

澎湃新闻:是什么原因造成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跟西方发展走了不同路径?

靳尚谊

美术文化周刊:在这样大好的形势下,为什么我们的艺术发展包括油画仍然“有高原没高峰”?您认为,特别值得对青年教师提出哪些忠告?

靳尚谊:西方由文艺复兴开始产生古典形态的宗教绘画,17世纪出现了肖像画,19世纪末产生印象主义、现代主义,20世纪中西欧和美国开始向当代艺术转化。

这十几年来,中央美院调整了教学结构调整,提出了教学要求,还对传统的基础教育的基本问题(比如说素描教学问题,油画教学问题)进行了梳理和调整。油画和中国画不一样,中国画有着传统的丰富教学经验,但油画是外来的,至今也不过百余年,与西方相比需要不断提高水平。当时面临着既转型又要提高油画水平的问题。十几年过去了,进入了新世纪,近五年或者是近十年,美术教育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因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于原来传统的画作有很大的冲击。

靳尚谊:现在美术界的情况很复杂。同样一件作品有各种不同的评价,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这反映了什么问题呢?美术界的标准乱了。为什么高峰出不来了,我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好坏的标准没有统一。只有标准统一之后,才可能出现高峰;否则,高峰难觅。当然,这是我个人的判断。

而中国在现实主义有了初步发展之后,直接向观念艺术过渡,其原因是“文革”压抑的情绪的爆发。所以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美术界的一些争端有待商榷,包括80年代对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的批判。

今年我去看央美的毕业展,每个系、每个专业的东西除了本专业的特点保留以外,所有专业都在搞装置,也就是说专业特点开始模糊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现代美术教育所面临的一个问题。现在的教育从业人员要思考这个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的各个专业,包括油画、版画、雕塑等等如何发展?现在科技发展,电脑图像运用的十分丰富的情况下怎么画?特别是油画,中国画好办一点,现在版画教学非常好,发展得非常正常而且提高得很快,包括形式、内容以及观念都进去了,水平很高。国画是传统的艺术,有传统的东西在,这几年现代水墨变化也很多,形式多样。但是它和油画不一样,不是一个写实的,而是写意的,表现力很强,因此这个画法是很有生命力的。

所以说,对于青年艺术家我有两点期望:一是重视专业基础的研究和学习。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提倡创新、反对基础”特别需要警惕。从艺术角度讲,基础决定水平,而艺术上的创造是个性、风格的反映,这是不能教、因人而异的。因此,艺术的标准与科学技术的标准是不同的,近些年对于个人创造的价值越来越重视,科技创新也因此多起来了,但文化方面还没跟上,关键在于艺术的标准不清晰。上世纪50年代时出版界、艺术界等对于好东西的标准都是清楚的,那时能出版的画作几乎都成为后来的经典。但后来庸俗的东西一多,人们逐渐辨别不出好坏了。比如在美术教育领域,“文革”前我的所有老师对于画面的格调和品位是极其重视的。现在很多课堂上似乎都不讲这些了,就讲个性。但是个性与风格是平等的。这人是这种个性,那人是那种个性,你能说谁的个性不好吗?风格也一样,你能说古典的不好、现代主义的就好吗?加强基础学习,这里的专业基础指的是全面的,一张素描画得好不好,原因很多,不仅有画得准不准的造型问题,还包括构图以及整体性、生动性等问题,这里是有技术标准的。

图片 61980年,靳尚谊在在东北师大艺术系

但是,油画现在发展不够景气,虽然博物馆中有很多优秀作品,我到西方很多国家去看他们的油画,现实的、具象的非常多,但是我们不介绍。我们介绍的就是“观念艺术”,我们它叫“当代艺术”。我认为观念艺术和油画没有关系。西方人也很清楚,他们有一部分人搞观念艺术,很多油画家还是在画现代主义、古典主义等各类油画。

第二点期望是要重视道德修养、文化修养,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全面的人。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这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从事文化艺术不能急躁,要甘于寂寞,多看自己的缺点,这是起码的道德修养。加强文化修养,就是多看、多思考、多研究各种优秀的艺术作品。眼界高了,鉴别能力强了,能看到自己的缺点了,再加上努力,假以时日自然就能画好。以我的经验来说,这些年我去国外看油画,从传统到现代的都看,尤其看那些原来没见过的,看了之后明白了自己的差距在哪里。当年我还阅读了西方19世纪的小说、戏剧,用唱盘听当时的交响乐、歌剧选曲等等,这里面有很多共同的东西。可以说,那个年代出版的东西虽不多,但全是经典,为我打下了好的基础。当然,提高道德修养、文化修养是贯穿一生的功课。决不能为了某个功利性目的,有了点名气就抛之脑后。一定要明白,新旧并不直接等同于好坏,创新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澎湃新闻:您觉得在艺术教育与创作中什么是重要的?现在又存在哪些问题?

图片 7

现阶段应重点发展现代主义

靳尚谊:加强专业基础教育,深入社会生活提高文化修养,多看好的艺术作品等都是很重要的。改革开放以后我出国看了很多好的作品。所有大博物馆我都看了,我看艺术作品,一个是要辨别所有作品的优劣,我经常看,不使我的眼睛衰退。我们现在比以前的情况好了一些,就是外国来的展览多了。只有多看好的作品,自己的眼睛保持一定高度,作品才不会衰退。

靳尚谊 《晚年黄宾虹》

美术文化周刊:前一段时间,靳尚谊艺术基金会主办了一个中国画的学术论坛,引起了美术界的关注。与中国画相比,中国油画目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状况?

西方的油画艺术是一个写实的画种,由真实里提炼出来的。比如造型的美,因为真实、要表现体积空间就形成一种厚重、层次丰富的美,这就是抽象美。油画中的颜色是条件色。它是光照下的色彩,因此出现了色调,色调的美,也就是和谐的美。其实学油画最重要要懂得这个美,这种美是写生里来的,素描教学、油画教学的重要性就在于此。西方在这方面的教学非常严格,透视、解剖都要学。我们改革开放以后觉得这些都没用了,对透视也不重视。现在好多大的画透视都有问题,他们都不知道透视和现代主义的形式感、结构都有关系,对于研究现代主义是有好处的。

西方博物馆里陈列的方针前些年有了变化,以前是传统为主,一度出现了装置艺术。比如说英国伦敦泰特现代,它新建成时我就去参观,陈列的都是装置艺术,前几年我发现有了变化,装置已经是一个历史陈列系列,出现很多现代主义的画。美国华盛顿国家博物馆也变了,原来新馆都是装置艺术,现在也变成了现代主义绘画。所以近些年来,西方博物馆陈列的变化就是西方的现实。但是我们中国不太了解,还一直在向前发展,各个专业已经模糊了,都搞装置艺术。所以这就是现在学院管理者和教师所要思考的问题。

靳尚谊: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中国油画面临的困境要从“二战”后的1960年至1990年代观念艺术出现说起。因为没有具体标准,只要有观念性,什么都可以做。于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等都出现了,中国人也以最快的速度接受了。对于中国油画来说,传统的东西包括写实也好、具象也好,发展得不太好,按照常规路径是下一步进入现代主义,但中国是跳过这个阶段直接进入了后现代。这与观念艺术的影响不无关系。

图片 8靳尚谊
塔吉克新娘 60cm×50cm 布面油彩 1984 中国美术馆藏

图片 9

当然不只油画界,国画界也有争论,比如一派是中西融合,一派是拉开距离,两派很激烈。前段时间我们基金会就召开了一个研讨会,主题是“中国画的本体语言及前景”,你把画种的特点研究好,让大家明白标准了,就放手让它发展好了。其实最终具有该画种语言特点的创新,是水平问题,不是新旧之论。现在用不着太多争论,应该是安安静静做学问的时候了。激进是做不了学问的。

澎湃新闻:您在担任了中央美院院长期间,正面临中国艺术教育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化,您在当时建立了设计专业和建筑专业,为什么当时会想到进行这样的尝试?

詹建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