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朱敬一:西门字体是自笔者身体的自带系统

某一天在街角,出现了一个穿着破旧、头发蓬乱的“乞丐”正在向人们乞讨。他就是乔装打扮后的朱敬一。关于做一天乞丐的体验,用他的话说,“这个活动对我最大的触动就是:从不同的角度去观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给你展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敢去做这类尝试,而朱敬一就是这么一个洒脱随性的人,人如其字。

图片 1同体大悲——朱敬一个展海报

图片 2

4月12日,他在思想湃做了一场关于“奇葩而自洽”的主题讲座,分享了艺术家眼中不一样的世界,以及这个艺术世界带给他带来的体验。

2015年10月31日到11月21日,艺术家朱敬一在厦门2697艺术机构举办水墨艺术个展。朱敬一探索多年的“叛道水墨”在厦门2697艺术中心有一次整体性的亮相。他用特殊的工具和特殊的方法绘制了巨幅水墨,讨论动物与人类以及自然的本质关系,重新阐释轮回的概念,站在人类之外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

只有做出迅速的反应才能够在这个不断升级的时代不被淘汰,艺术家也一样

图片 3

图片 4万物水墨Ⅰ122X244CM纸本水墨2014图片 5云山探幽图180×97cm纸上水墨2014

作品与操作系统

冲突

“同体大悲”,出自佛经,意思就是视众生为一体,对万物生死苦乐都有一样的悲悯之心。朱敬一从先秦的鬼怪神话系统开始入手研究,加入西方医学对异域动物行为和人体循环系统的探索,再融入他自己对佛教的整体性理解,呈现出一套全新的物种生态系统。这是一套他自己理解的偏执的系统,里面蕴含一些是似而非的叙事、没头没尾的故事,自带联想系统的观众会自动接入,启动情节。

我不喜欢被设定

朱敬一出生于江苏江阴,父母都是医生,家族里并没有艺术家。还是孩童的他,面临过几乎每一个孩子都被问到过的问题:你的理想是什么?朱敬一想了想说:“我要做当地最威风的大官”。长辈忽悠他说“南门大人”是当地看大门的大官,于是就有了“南门大人”这个有趣的名称。而这一句儿时的玩笑话在多年后成了真,朱敬一创立了具有自己符号特征的“南门精舍”工作室。从小到大他展现出了对绘画的浓厚兴趣,后来在母亲的鼓励下,他试着系统性的学习,并顺利考取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勤奋加好学,让他在大学期间积累了深厚的艺术底蕴。

本次展览结合了现场即兴涂鸦、巨幅水墨绘画以及动态装置艺术等多种呈现方式。

Q:似乎你在艺术界的生存模式和一般意义上的艺术家不太一样,这是如何形成的?

1998年,大学毕业,他选择了在无锡的一所高校任教。此时正逢互联网兴起,他成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网民,这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对于接受中国传统美学教育的他来说,对于笔画、章法乃至空间、留白都有严格要求。但是透过互联网让他见到了一种颠覆于以往的艺术表现形式,其中,威廉·德·库宁对他的冲击最大。作为抽象表现主义的灵魂人物之一,德库宁的独创性在于他的笔触迅疾、粗重、猛烈、纵横交错,色彩肆意挥洒,没有明晰的界限和秩序。他说,“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对于传统的温文儒雅的艺术家很有冲击”。

图片 6朱敬一

朱敬一:是的,我做过专栏作家,插画师,室内设计师,画廊管理者,其实现在想来和做艺术都是一样的,本质上我并不觉得艺术家有多特别,都是制造特殊的产品,找到你的用户,当然如果你能创造出一种新的用户需求是最牛逼的

“这就像一颗种子一样,这种画派里所蕴含的那种澎湃的生命活力影响着我后来的所有画作”。他说。包括以后的“妖野荒踪”、“立体的墨”等,这些系列的艺术作品都受其影响。

展览前言:

我现在写作,做讲座和艺术创作同时进行,这三个方向其实都是相互影响的,组成了我收入的三个部分。我经常会有停下来想一想某种约定俗成的模式范式是不是必须的?我不喜欢被设定

2005年,他离开无锡,怀揣着艺术梦想的种子来到上海,努力让其在这个开放、包容的生态圈里开花结果。

他是一个用刷子用丙烯用剪刀来画画的水墨艺术家;他是一个迷恋黑色、迷恋线条、不打草稿,喜欢偶发随意的粗线条AB型巨蟹座男人;他是一个喜欢鬼力乱神,痴迷于繁复古生物形态的怪癖神话研究者。在朱敬一的世界里,动物、人和妖怪并没有天然的分界线;自我、他人和群体也没有那么明晰的区别。他可以自由地穿梭在东西方文化的语境里面,随意地抓取符号元素来烧成一桌混搭但别有风味的菜。我们可以从某一个局部切入去感受他动物世界里肆意徜徉的癫狂;我们也可以嘲笑一下他对扭曲骨骼肌肉并不科学的描绘;我们还可以感慨一下中国水墨在他作品中渐渐没落的背影。这一切对于朱敬一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有极强表达欲望的偏执说书人,有墙有笔有空间,一切都会自然喷薄而出。

Q:你的作品也有三个系列,你是如何同时去创作这几个系列的?

裂变

朱敬一:其实这三个系列生成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先是有《妖野荒踪》,然后再是《立体的墨》,最后是《万物水墨》。但是这次春美术馆展览把三个系列并至在一起,可以看到我创作的几个维度

来到上海以后,快节奏、开放、多元、进取的城市气质很能感染人,有时候,它会像一个马鞭一样催促着人们;而对于艺术家来说,这也像一包催熟剂,催促着一个艺术家的精神成果快点瓜熟蒂落,而这给朱敬一带来的是更多的“精神焦虑”。他也曾一度成为了一个不知为何奋斗的“奋斗者”。

图片 7

在这种莫名的精神焦虑感染下,他先是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好学的人,去看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去博物馆,去深刻地了解梵高和毕加索。“我觉得我那个时候,一直是一个被打了鸡血的人,只要一天不读书,就会觉得有空虚、焦虑。”他说道。

《机械鸡》120x90cm 布面丙烯 2015

从自己擅长的国画到装置艺术,做了诸多迎合市场的尝试之后,并没有得到预期反馈,这让他开始思考:“所谓的奋斗,到底要奋斗成什么样子?”他给自己的答案是:我们往往为了一个虚设的远大目标,盲目努力,觉得可以为艺术献身一切,但是如果你都没有好好为自己去活过,那你还做什么艺术呢?于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奋斗的心理标准,那就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愉悦。

《妖野荒踪》系列是我对鲜艳的色彩有天然的迷恋,有一种人叫“花痴”,我估计是“色痴”一看到好的色彩组合走如恋爱般麻醉,就是可能是我潜意识里的一些东西吧,我自己也说不清

之前以“奋斗”为名义创作的作品,包括绘画、雕塑、油画等都没有获得普遍认可,直到有一天他自己的“南门字体”自成一派,突然顿悟:自己不懂章法或许是因为自带系统,born
with
this。“因为写书法特别简单,一张纸一支笔,随意书写,很放松。那个时候,我获得的愉悦感特别强烈、特别简单”,他说。

图片 8

在各大网络社交平台朱敬一的书法被大量转发。看着那一张张“心灵硫酸”,你的心也许会被小小地挠一下。“不听老人言开心好几年”、“一瘦解千愁”、“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等等,因为这些都是90后“小却丧”心态的字面表现,特别能扎到人们的心窝窝里,引起一共鸣,会心一笑。

《孤束1》120X180cm 布面丙烯 2012

图片 9

《立体的墨》系列又是我性格当中偏极致的一部分。比如说极致的黑白,极致的不同,密集的编制,限定颜色之后的韵律铺呈

于是,因为那些调皮文字而路转粉的人渐渐发现,这个名叫朱敬一的艺术家开始变得越来越为人们熟悉,特别是和诸多品牌合作之后,他的知名度迅速提升。

图片 10

感知

《万物水墨3》122X244CM 纸本水墨 2014

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以后,朱敬一并没闲着。对于商业和艺术的界限,他并没有做明确的区隔,而是更多的将自己所谓的“艺术家”称号变成一种职业。努力做好这个职业本分的工作。

《万物水墨》系列也算一种回归吧,大学时代长时间浸淫在水墨之中,那个烙印已经在生命里印下了,“离家出走”十年之后,再次回归,加入了新的DNA,就可以生成完全不同的样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