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4

耕耘者——戴泽水墨画艺术展

《夜晚的紫》? 1962年? 纸本彩墨

“江丰看了半天说算了吧,这张画没法要了。就在大家失望之余,戴泽先生在旁边说了句我来试一试,重新燃起了大家的希望。”徐庆平说到。

耕耘者——戴泽油画艺术展

  9月30日上午,“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特展:耕耘者——戴泽油画艺术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戴泽创作的油画代表作品约150余件。此次展览是对96岁高龄的戴泽丰富的油画创作,进行集中展示和系统梳理,对戴泽在中国20世纪油画历史上的地位和贡献进行深入的研究。今天的美术馆报告厅内高朋满座,老艺术家、老教授纷纷前来开幕式现场,林岗、庞涛、杨先让、李天祥、赵友萍、钟涵、马常利、潘世勋、蒋采苹、薛永年、曹春生、盛扬、文国璋等,亲受戴泽先生教诲的同学、同事、弟子、亲友纷纷赶来,一同品味他朴素的情怀,他歌咏生活、赞美自然的艺术创作以及默默耕耘的艺术教育生涯。

图片 1

开幕式现场

  2018年是中央美术学院的百年校庆,在此重要历史时刻,全面而深入梳理1949年后第二代油画家的代表人物、中央美术学院的著名教授戴泽先生所处时代的美术发展状态及历史贡献,不仅对于建校百年这一节点的中央美术学院自身意义重大,对于廓清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历史脉络,对于追溯20世纪中国美术基本面貌的形成,对于发展当下的中国美术事业,皆意义深远。

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老院长靳尚谊,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秘书长徐里,中央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高洪,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院长詹建俊,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张祖英,原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院长、徐悲鸿之子徐庆平,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李苦禅之子李燕等等,一批美术界及美术教育界领导、嘉宾以及美院的教师、学生代表出席了开幕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主持了开幕式。

图片 2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秘书长徐里致辞

  徐里在致辞中表示,作为中国油画艺术重要的开拓者,戴泽见证了1949年后,油画艺术及油画艺术教育的发展。作为教育家,他长期从事教学工作,培养了大批优秀的艺术家;作为艺术家,即使已97岁高龄,他仍坚持创作,是中国第二代油画家的代表人物之一。戴泽先生一生为人师表,勤于创作,却低调朴实。他希望艺术家们能够以实际行动践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回信精神,“我们要像戴泽先生那样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打造精品力作。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

图片 3

党委书记高洪致辞

  “今年是中央美术学院建校一百年,在这一百年的发展历程中,我们培育了艺术大师,创作了艺术经典,培养了优秀人才,这凝聚着中央美术学院一代代耕耘者的辛勤汗水和不懈努力。”党委书记高洪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此次展览主题“耕耘者”意义深远,这就是以戴泽先生为代表的中央美术学院一代代的艺术家,他们是教书育人的耕耘者。他们继承老一辈的传统,培养了众多的优秀人才,甘为人梯,默默奉献,桃李天下。他们是艺术创作的耕耘者,他们怀着现实主义的创作理想,面对生活进行朴实的表达,以人民为中心创作作品,在时代的发展进程中不懈地进行艺术探索。他们是推动美育工作的耕耘者。中央美术学院百年发展的历程,也是美育的发展历程,一代代艺术家们遵循着蔡元培先生“以美育代宗教”的理想和信念,推动中国美育不断发展。面对下一个百年,高洪希望全体美院师生能够继承习总书记回信中“发扬爱国为民、崇德尚艺的优良传统”,以大爱之心育莘莘学子,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继承老一辈艺术家的传统,面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图片 4

戴泽先生学生代表、老院长靳尚谊致辞

  戴泽先生学生代表、老院长靳尚谊先生,在发言中讲道,作为1949年后的第一届学生,初入美院不久就上戴泽先生的素描课。经历了1950年从艺专到中央美术学院的转变,原来的西画、中国画专业改为绘画系、雕塑系、实用美术系,靳尚谊回忆道,在进入绘画系学习后,感受到美院对素描基础课的重视。他在本科时就接受了艾中信、冯法祀、吴作人、罗工柳等先生的素描教育,1951年得到戴泽先生亲授素描教学。当时戴泽先生刚从东德参展回国,画了一批油画肖像和风景,靳尚谊谈起当年到戴先生家看画,颜色生动令他印象深刻。靳尚谊认为,从油画的语言特性回看戴先生在20世纪40、50年代的油画写生,对当前有很重要的启示意义。

图片 5

展览策展人余丁致辞

此次展览策展人余丁在发言中谈道,展览的题目“耕耘者”,源自徐悲鸿先生写给戴泽夫妇的结婚贺信,信中有两句话,“从来艺境是佳境,尽力耕耘善保持”,“耕耘者”既是老师对学生的期许与鼓励,又是戴泽先生自己生命的写照。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的特展,“耕耘者”不仅是对戴泽先生本人油画创作的总结,也是20世纪中国现代艺术史特别是油画史的重要研究个案。谈起此次策展过程,余丁深深为戴泽先生对于艺术的真诚,笔耕不辍的创作,和朴素低调的做人所感动。

图片 6

油画系副主任刘商英致辞

  油画系副主任刘商英代表油画系致辞,作为70后一代的油画系教师,他坦言对戴泽先生的了解更多地来自其作品的精神感染,“戴先生作品中饱含的真切情感和对人性中真善美的把握,在今天多元化的艺术潮流中有如一潭清泉,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绘画中独特的、难以言表的诗意和力量。”刘商英表示,在戴泽先生的绘画中,继承传统不仅仅是绘画语言,更重要的是艺术精神。正如本次展览的主题,耕耘是一种契而不舍、脚踏实地的劳作状态,而不是短暂的激情涌现。“戴先生正是这名副其实的耕耘者,他以大爱、真诚和对艺术真理不懈的追求诠释着耕耘自身的意义。”

图片 7

戴泽先生致辞

图片 8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担任开幕式主持人

图片 9

  戴泽先生在展览开幕之际向中央美术学院捐赠包括《画家徐悲鸿》等五十五件作品,其中油画15件,水彩15件,素描21件,水墨作品4件,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永久收藏。中央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高洪接受捐赠,并颁发捐赠证书。

图片 10

  作为20世纪中国油画艺术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戴泽先生是一位集美术创作、美术教育和艺术交流为一身的20世纪中国美术名家。本次展览不仅是对于戴泽先生本人油画创作的总结,也是20世纪中国现代艺术史,特别是油画史中重要的研究个案。

图片 11

领导嘉宾参观展览

图片 12

展览现场

图片 13

展览现场

图片 14

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展出了戴泽先生创作的油画代表作品约150余件,分成四个版块,分别是“第一板块:现实主义的绘画理想”“第二板块:直面生活的朴素表达”“第三板块: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主题”和“第四板块:尽力耕耘中的艺术探索”,同时将呈现一系列相关的素描、速写、图片、手稿、信札等资料。

  展览将展至10月21日。

图片 15

河边-纸本油画-42×32-1955

图片 16

桥-纸本油画-48.5×29.5

图片 17

树-木板油画-40×53-1956

图片 18

玉树草原之花-纸本油画-53×37-1983

图片 19

库尔勒-纸本油画-52×39.5-1979

图片 20

写生-纸本油画-37.5×51.5-1976

图片 21

山水-纸本油画-45.5×61-1998

图片 22

玉兰花-纸板油画-75×52-1983

图片 23

库尔勒车站-纸本油画-38.9×51.2-1979

图片 24

临摹马奈《白牡丹》-布面油画-26×34-1954

《蝴蝶兰》 1979年 纸本水彩

《大泽乡起义》1971年布面油画

图片 25

无论是对现实的思考还是对生活的深入观察,无论是表现现实主义精神还是反映时代精神,戴泽的艺术之花从徐悲鸿的艺术中汲取着养分。但相比与老师而言,戴泽以他的社会实践经历为根基,能够更深入的了解生活,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在作品中更好的体现出了写实主义中对于社会现实的深刻反思。

戴泽先生在二十世纪前半叶到新中国成立后漫长的艺术道路中,始终坚持高远的艺术理想,和坚定的艺术信念,在油画、素描、水彩等艺术探索上,一向坚持人文主义的内涵表现,坚持中国现代新文化的发展方向,以对现实的思考,和深入生活的观察,体现出鲜明的现实主义精神,以及时代精神。

徐悲鸿的素描教学理念,即”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影响了中国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们。直至今日,素描也成为了艺考生必考科目,而徐悲鸿创立的完善素描教学体系,成为了全国各大美术学院基础教学的支柱。他”尽精微、致广大”的理念也一直延续至今,成为了中央美术学院的校训。

图片 26

为什么在所有人都在面对徐悲鸿先生这幅损坏严重的遗作一筹莫展时,只有戴泽敢于去尝试修复呢?除了他熟练掌握修复技术之外,最大的因素其实是他作为徐悲鸿的弟子,接受过严格的素描及写实油画艺术教育,并深得大师真传。

图片 27

中国国家博物馆王春法馆长在戴泽于国家博物馆的新展开幕式致词中提到,戴泽在油画、素描、水彩等艺术探索上,一向坚持人文主义的内涵表现,坚持中国现代新文化的发展方向,以对现实的思考,和深入生活的观察,体现出了鲜明的现实主义精神以及时代精神。

图片 28

戴泽后来谈到:“这就是我写实艺术观的启蒙。演讲受到了同学和老师们的热烈欢迎,之后徐先生到我们的教室,逐一的对每个人的习作进行了点评,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我接触到的人们,

戴老极具感染力的画作,也同样来源于他画作中质朴、深入生活、忠于时代的艺术价值。而戴泽更是直接参与到所要反映的社会现实中去,能够以真实的感受与近距离的观察让作品直抵人心。

本次展览是戴泽先生八十多年的艺术生涯的首次全面回顾和系统梳理。展览选取戴泽先生各个时期代表作160余件,结合日记、手稿、信札、照片等历史文献,采用第一人称,以时间轴与主题线索交汇并行的模式,完整呈现了戴泽先生现实主义艺术创作历程。展览以一种亲切平和的方式呈现,让真正的大家艺术以平易近人的方式,让观众能够看懂他,可以走进他的生活,走进他的艺术。

两次修复油画《徯我后》

中央美术学院范迪安院长高度赞扬了戴泽先生对于美术教育事业所做出的贡献,他说道:“在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特别是中国油画艺术发展的进程中,戴泽先生是一位做出了卓越贡献的艺术前辈,也是在中国美术教育中做出了突出贡献的教育名家。本次展览正值中央美术学院建校一百周年,戴泽先生作为徐悲鸿先生亲传学生,他充分理解,并且身体力行的实践恩师的艺术创作思想,也是中央美术学院建设发展中的重要前辈。他为人为艺,以及他几十年的奋斗求索精神,也培养了众多杰出人才,都成为了中央美术学院发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么戴泽是怎样承袭徐悲鸿写实主义的艺术理念呢?不妨从两位艺术家的历史故事题材代表作,《田横五百士》与《义和团廊坊大捷》说起。

中央美术学院范迪安院长致辞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我接触到的人们,

图片 29

在徐悲鸿纪念馆于1982年开设新馆后,因原馆出口太小无法运出画作,不得已将悬挂作品的内部一分为二,而修复用的画布则在切割过程中不小心撕裂。戴泽先生又对这张画进行了修复,将这张画保留了下来。此后《徯我后》又曾在2000年展出,是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世纪中国”展览的第一张作品。

“戴泽艺术展”正是具有这种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戴先生的作品凝练了老一辈艺术家虔诚质朴的艺术信念,可以将油画在中国一百多年历史中的精魄传递给当今社会。树立好的艺术标准,让优秀的文化传统散发新生,也是此次展览的重要意义。

图片 30

图片 31

二排右起 ,右三卢光照,右四李可染,三排右起 右一董希文

展览现场

徐悲鸿曾经从《尚书·仲虺之诰》中取材,在1933年创作了油画《徯我后》,描绘深陷夏桀暴政中的人民期盼明君的画面。创作完成后这件作品便一直悬挂于中央大学的礼堂中。然而在日本人攻占之后,礼堂的玻璃碎了,这幅珍贵的作品竟然被用来放在窗户边遮风挡雨。

——戴泽

[3]《访徐悲鸿关门弟子戴泽——油画创作的根本源自生活》,王博,《中国经济周刊》
2015年第8期,第85页。[J]

中国国家博物馆王春法馆长致辞

在徐悲鸿的《田横五百士》中,着重表现田横等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气节。据徐悲鸿的妻子廖静文所言,创作此画的时代背景正是“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大片国土沦陷,国民党政府一面屈膝投降帝国主义,一面加紧镇压人民群众和民主运动。廖静文认为:“徐悲鸿以这一历史故事为主题,对当时那些趋附于国民党和帝国主义的人给予了无情的贬斥。”[4]艾中信也很认同这一观点,评价“油画《田横五百士》这幅画的‘高节’是针对当时有些人对国民党趋炎附势,从正面加以贬斥。”[5]

展览现场

1949年底到1950年初,戴泽参加了龙爪树和右安门两次土改工作队,天天和农民们开会讨论,得以深入了解了农民生活,之后请京郊农民和城里的贫民做模特,创作了油画《农民小组会》,生动形象的描绘了参加土改时农民小组会的画面,充分反映出了当时的时代特征。在谈到那一段时期的记忆时,戴泽表示:“我经常是在晚上谈白天所了解到的情况。回到学校以后就画了这张画。构图好了依旧就请模特儿来写生完成。这些模特儿也都是衣服就是他们日常穿的。

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徐里也提到:“戴泽先生对艺术的理解全面透彻,基本功扎实,勤勉踏实,创作态度真诚,绘画风格质朴,形式语言丰富,在传承徐悲鸿先生艺术衣钵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完善着艺术语言艺术风格。”

在戴泽北上的过程中还有个小插曲,在1946年,去北平的陆路海路都不通,只能坐国防部运输机,飞机票要四十万元,还需要自己准备出来。当时生活拮据的戴泽好不容易向老师借到够了钱,却发现飞机只有一个很小的螺旋桨,舱内是两个长木条凳,只能坐八九个人。戴泽提到:“乘机只准携带15斤的东西,我就把被子、冬衣和一口大藤箱都扔在了南京,只带着一叠写生小画和两筒油画白色颜料,飞向了北平。”

展览现场

徐悲鸿的另一位弟子冯法祀将他的写实主义划分为了两层含义,一是重视师造化,二是寄托画家精神。
徐悲鸿认为“作物必须凭写实,乃能惟肖。待心手相应之时,或无须凭写实,而笔下未尝违背真实现象,易以浑和生动逸雅之神致。”[2]冯法祀将之解读为,“肖”指师造化,“妙”
则指寄托了情感的“肖”的形象。徐悲鸿以“外师造化”来“中得心源”,达到“惟妙惟肖”的境界。

1959年中央美术学院师生合影,第二排右起为
戴泽,韦启美,萧淑芳,艾中信,吴作人,陈沛。第三排站立者右一为王征骅,右二为尹戎生,右三为靳尚谊。茶几右侧为吴小昌

图片 32

展览现场

他们对我真好。

图片 33

顺乎自然,心平气和。

《画家徐悲鸿》 1978年 布面油画

图片 34